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米闹:华滋与沉郁的交相辉映
2013-03-26 12:37:49   来源:   评论:0 点击:

  李彬是近年来涌现出来的极具上升潜力的青年书家,他以清秀雅致却又沉稳老练的书风潜移默化地感染着读者,不动声响地打动着评委,在全国一系列重大书法展赛中取得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也奠定了作为新生代代...
  李彬是近年来涌现出来的极具上升潜力的青年书家,他以清秀雅致却又沉稳老练的书风潜移默化地感染着读者,不动声响地打动着评委,在全国一系列重大书法展赛中取得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也奠定了作为新生代代表书坛的影响和地位;而且他以执着不懈的探索精神,稳扎稳打的经营策略演绎着他主题鲜明而又色彩斑澜的书法世界,给关注他的人们带来了一个接一个的惊喜。作为一种现象,李彬带给人们的不仅是一种惊叹,更应该是一种思索和启迪。
  
  李彬少年时期曾下过非常扎实的功夫来临习颜体楷书,且因受乡贤启蒙而写得一手极棒的华世奎体,兼或也写一些隶书,但略显得有些俗气。这两种书法尽管从功力到表现并不均衡,在我看来却都不以为然。我当时认为作为立志书法创作的青年作者去斤斤计较于颜楷乃至华世奎体是没有出息的,至少与当今书坛的创作走向格格不入,为国展评委所不屑。而隶书也似乎未找到正确的路子,稚嫩而花哨。我的意见使得当时的李彬受到了不小的震动。几个月后,当他再次拿出作品让我看的时候则大出我的意外。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他的书风骤然改变,米芾的《蜀素》、《苕溪》二帖已写得循规入矩颇具规模。正因为他以前没有写过其他行书,所以出手即高,没有丝毫尘俗之感,字里行间流淌着纯正的书法气息。通过写米,李彬的书法天分得到了充分地挖掘和发挥,多少年来被颜筋柳骨所束缚的才情和灵性如巨水脱闸、奔腾而出。之后,随着他行书技法的进一步锤炼和完善,作品相继入选了全国新人新作展和全国中青展,成为当时最年轻的中国书协会员。
  
  在李彬的经历中有一段情节必须要提到,他曾参加1999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国庆50周年大阅兵。可以说他两年多的军旅生涯就一直在为大阅兵而准备,因此他也经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强度的艰苦训练和磨砺。他也曾写信向我诉说这种苦闷,每天挤不出一丁点的时间来进行书法的学习和创作。因此李彬后来一直认为就书法本身而言,当兵这几年耽误了时间。我告诉他,其实未必。因为就一个人来讲,能参加大阅兵是一生当中极为难得的亮点,两年多超强度的磨练是一种苦难,但更是一种财富。它对一个人最终人格的形成与完善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而落实到书法,不也是人格的一种体现吗?
  
  李彬坚信技法是书法创作的基础和关键,因此他临帖务求认真仔细,特别重视对基本功的训练。在主攻行草书的同时,楷书和隶书也齐头并进,并未松懈。尽管在展览中李彬总是以行书的面目出现,但仔细分析会发现,他对书风的格调、线条的质感,以及章法布局一直在努力寻求突破。当然这种变是一种渐变,是按照自己想法的一种微调,是一种按部就班的蠢蠢欲动。也许李彬过于理智,尽可能使每一件作品都臻于完美,但他并不是跟着古帖在走,历史的经典此时已化为他胸中的丘壑,而流淌到笔下的却是自家的才情。因此他敢于把并不相类的东西溶汇到一起从而打上自己的烙印。我发现他近年来的行书中颜楷的意味越来越浓,米芾的潇洒倜傥与颜鲁公的沉郁朴茂成为他书风的两翼,左右逢源,得心应手。而且隶书也日见老辣、且韵味淳古,线条稳健而爽快,结字端庄而幽美,并不时杂以奇趣,妙不可言。我有时候颇为,惊叹他能同时将行草和隶书都写得这样好,因为从历史上到现代擅帖派的书家写好篆隶的并不多,它属于两种笔法两种趣味,是很难去兼擅众美的。也许这里面有一种契机,在于书者去用心把握。李彬在以行书见长的同时能将隶书写得如此规模,在于他的胆识、也在于他的才情。而只有胆识和才情兼备的书家才是值得我们称道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煮墨斋评李彬书法
下一篇:最后一页

频道本月排行